财富必须依附在精神之上

胡润百富研究院2017年发布的财富报告显示,目前大中华地区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中,企业的拥有者占到55%;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企业主占75%。拥有高净值财富的中国家族企业主不断增长,面临着传承的困扰。基业长青是每一个家族企业期望导向,但“富不过三代”的古老魔咒一直是笼罩家族企业的阴影。

 

中国很多家族企业处在传承交班的路口,但是大家更关注的是物质财富的传承。如何让赚来的钱做更好的投资和更高的回报,如何确保财富的安全的保险,是目前许多富人或高净值人群和家族重点关注的,相应而生的是私人银行,基金理财,信托保险,家族办公室等等服务行业的应运而生。对于家族财富传承而言,这只是“术”的层面的问题。家族财富传承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和挑战。

 

我们可以把家族财富传承分成4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物质财富的传承。

企业主拥有股权、房产、各种不同的投资等物质财富,首先考虑的是物质财富管理。财富管理的手段和渠道是多样的,通常会思考财富保值和增值,考虑财富的安全,如何减少财富的风险等。当然财富终会传到下一代的手中。家族财富的传承有两个思路:分还是不分。受到历史传统的影响,中国家族比较觉得“分家”是理所当然的事,将家族内部的财富和股权进行分配,而分配的“不公平”,谁该得谁不该得,得多少都往往造成内部关系的矛盾激化,原本相安无事的兄弟姐妹,亲戚妯娌,都因为分的结果而撕破脸皮,只认钱不认情。欧美国国家对于私有财富的法律比较健全,也经历过许多血泪的教训,开始建立了更完善的,更有法律保障和依据的家族财富治理模式。家族的财富永远属于家族而不属于个体,但家族的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家族财富带来的回报。也即是把“拥有权”和“分享权”分开。家族财富的管理会透过更专业的制度和有能力的人才(内部或外部)来系统的长远的规划,让家族财富不会因为“分家”而分散,更不会因为分到无能的后代而让积累的财富瞬眼间灰飞烟灭。如何做到分产不分家,那是需要家族创始人更高远的智慧和眼光,结合中国情才能为中国式的家族财富传承找到一种有效的模式。这中间也需要更多有专业知识的专业人才给予更多长远的考虑和专业的贡献。

 

第二个层面是企业(事业)的传承和接班。

物质财富肯定是要留给家族后代的,但是企业的传承的选项就比较多了。到底是不是一定要子承父业,还是由家族任何有能力的人来接班,还是让老功臣子来接班,或是空降人才,这是个大命题。CEO的接班在任何企业都是一个挑战。不管是从家族内部培养或是由职业经理人接手,接力赛绝对不可能是以跑一百米或两百米的思路去进行的。茅理翔说“带三年,帮三年,看三年”,那是至少九年。美的培养方洪波接班也是十多年的历程。所以,企业的传承还是得提早想好是家族接班还是职业经理人接班,是想要上市还是不上市,绝对家族控股,大思路不定,就无法定夺“术”或方法步骤的问题。战略不定,战术无从谈起。到底要把拥有权和管理权分开,还是双权都集中,都是需要提前部署和思考的。很多国内的家族企业倾向于家族私有家族管理,选择后代接班继承者,这是需要在家族内部经过10-15年的有计划培养和教育的。接班的过程都是痛苦和冲突的,我之前的文章也提出了从磨到合的过程模式。传与承双方都需要通过长时间磨合,相互学习,经历无数的冲突和协调,才能从“我”到“我们”,达成家族长远发展和家族治理的共识。

 

第三层面是家族关系的维系。

家族企业的根本是关系企业,只有当我们目睹一个伟大家族因为关系破裂而崩盘,我们才意识到“家庭关系”是家族企业的核心。也有人说家族企业的本质是爱的企业,是基于对家人的爱,对孩子未来的发展的爱,对员工和对社会的爱,基于爱的力量而展开的。爱是一股很大的力量,但有时候这份“爱”,也可能变成“害”和“恨”。很多时候家族企业的领导人并没有意识到家族关系对家族企业的重要性和破坏性。往往只想到生意的扩充和成长,只有生意最重要,没有留太多时间考虑家族本身。家族成员往往各忙各的,许多时候都隔着一层纱,相互揣摩对方的心思,或想当然耳,认为一切都还好,以后再说。没有把家族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适当适时的维系好,只有当关系恶化变得不可收拾的时候,才想到要更好的去沟通,但为时已晚也。家族企业需要定期的,持续的,用心的去建立家族内部良好的沟通渠道,维系好家族关系,才能避免不必要的家族内耗、甚至分裂,影响家族的信誉和财富的传承。

 

第四层面是家族精神和文化。

能让家族凝聚在一起的除了是维系家族良好的关系外,更是有一种家族的理念和家训。家族企业成功的背后,必定有家族精神和文化凝聚和支撑。家族传承最根本的核心其实是家族精神在不同代际之间的传承与广大。国外传承几代的家族企业如罗斯柴尔德、洛克菲勒等财富家族,大都形成以家族为核心的文化精神。德国科德宝家族企业,营造“团结”、“有归属感”、“有责任感”的家族文化,凝聚家族成员,并将家族文化延伸至企业每一个员工。日本百年老铺的世代成功传承,也在于继承精神和理念的基层。爱马仕传承始终与家族有关,家族本身就是企业精神和文化的载体。拥有47个长寿家族企业成员的汉诺基协会(Henokiens),每家企业历史都已超过200年。来自不同背景和国度的长寿企业,都关注家族精神,善于将家族精神和文化传递给下一代,比如立足长远,尊重产品质量和人际关系,以及将专业知识从一代延续到下一代的热情,对自身成就的不断探索精神。物质财富必须要依附在强大精神财富的信仰上,才能经得起人性自私和贪婪的考验,失去精神依附的财富就像失去制约的权力,会腐蚀人心,腐蚀家族和社会。
 


作者:李秀娟,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教授,米其林领导力与人力资源管理教席教授,组织行为学及人力资源管理学系系主任,中欧领导力行为实验中心主任,中欧家族传承研究中心联合主任

原文有删选

此文发表在 《家族企业》杂志2017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