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我们欣喜地发现最近几年,特别是金融风暴以来,家族企业的一些优势逐渐显现出来。在抵御国际金融危机过程当中,家族企业显示了顽强的生命力和成长活力。在金融风暴之后,一些经济学家、管理学家开始提出社会情感财富的概念,也就是所谓的家族精神财富。在经济财富和家族精神财富取舍之间,家族企业往往会追求家族精神财富。家族企业是有其自身生命力底蕴的。这些底蕴是什么?家族之于企业又是如何载舟如何覆舟的?

查看详情>>
全球性挑战来临

最初家族企业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开始进入公众视野时,人们并不认为他们有共同性的问题,因为家族企业有其独特的文化,受到其所在地区文化的影响。然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家族企业越来越多的开始涉足国际市场,地区文化和家族企业自身文化的融合都对企业自身发展带来了重要的影响。我们必须要了解其地区文化,才可以了解这个家族企业的文化。

查看详情>>
打破“富不过三代”的诅咒

家族企业因家族成员的涉入而面临更为复杂的治理问题。“情大于理”导致企业内斗、家族恩怨的悲剧频频上演,家族财富蒸发、经营受损、声誉蒙耻种种无不令人扼腕痛惜。中国家族企业目前更需要的是基于家族企业和家族自身发展目标的阶段性治理规划,以实现家族财富保全、道德彰显、社会责任践行与财富背后的家庭成员利益的和谐统一。

查看详情>>
家族和谐与财富之路---授以渔而非鱼

企业家庭和家庭企业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在东南亚的国家,很多的家族企业都是华人创立的,因此中国的家族企业和东南亚的家族企业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家庭的价值观也跨越了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代系,中国的家族企业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计划生育。来自新加坡管理大学业务开发和对外关系副校长,家族企业学院的学术主任许茵妮教授以永健集团为例,来解说在中国如果家庭只有一个孩子,那么和其他人如何共同合作。

查看详情>>
反败为胜的“理管”之道

小面包卖出了大梦想,一度濒临倒闭的企业成为长三角最大的西点连锁企业。历经浮沉的罗田安并未沾沾自喜,而是对克里斯汀的发展考虑更为沉稳和长远,居安思危仿佛变成他的一种本能。克里斯汀要从传统烘焙食品这一激烈竞争的“红海”中一跃而出,要想规避潜在的行业和企业的经营风险,就必须寻找新的“蓝海”。如何让企业持续发展,罗田安认为,ISO制度化是关键。

查看详情>>
放手扬帆---新光饰业跨江逐波

2008年,新光控股集团掌门人周晓光长子虞江波历经7年从英国学成归来,进入新光饰品有限公司担任营销副总助理。经过两年的历练,虞江波被任命为新光饰品总经理,正式全面负责新光集团的饰品业务。迄今,这位少帅的作为不但令母亲周晓光骄傲欣慰,也为新光饰业开启了新篇章。

查看详情>>
冰姿·三梦——军队+学校+球队+家庭

韩继雄,由冰川的一名代销商到创办冰姿,公司年销售额从500万元做到1.2亿元,后来居上,成为湖北羽绒服行业老大。随州冰姿也由此成为近年湖北服装行业发展中的一个亮点。而韩彧,在父辈的基础上另辟疆土,主营三梦家纺——集家纺设计、研发、生产、加工、加盟连锁经营、网上购买、羽绒文化研究推广一体。旗下拥有:随州三梦家纺有限公司(主生产高端礼品羽绒家纺)、湖北三梦家纺有限公司(主要是以品牌运营和配套产品生产销售为主)。父子俩既是并肩作战的父子兵,又是各自为政指挥官。

查看详情>>
家族企业的留守与开拓

来自智利ESE商学院的马丁内兹(Jon Martínez)教授通过对拉美、北美和欧洲地区9个国家不同家族企业的研究,从家族企业的国际化程度及竞争情况的角度阐述了该地区家族企业的传承特色及所面临的问题。欧美地区一些成熟的家族企业的传承发展历程对于中国的家族企业有着很重要的参考意义,而拉美地区的家族企业与中国家族企业有着部分相似的特性,他们所面临的问题也是我们的企业家们所需要思考的。马丁内兹教授指出,家族企业要运用家族价值观和信念鼓励企业的全球化努力,并利用家族能力去促进企业全球化。

查看详情>>
家族关系财富的传承

家族关系为经营企业增添了一种情感因素,如果处理不当,可能成为家族企业的一颗“定时炸弹”。

家族企业是基于家族关系的企业。没有家族关系,家族企业的问题与非家族企业所面临的问题并无二致。因此,家族企业的核心实际上就是家族关系,家庭成员间的社会关系是家族企业治理的核心。

查看详情>>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