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创业接力棒

文 李秀娟  陆韵婷  吕斐斐
 
中国的家族企业是我国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近四十年的发展过程中,通过生产、销售、就业等方面影响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创一代们大多到了该退休的年龄,家族企业传承的问题已经在社会中引起了热烈的探讨,家族企业能否有效传承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家族企业与家庭的联系十分密切,如何破解“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实现家族企业永续发展?之前我们通过调研分析了创新精神对于家族企业的影响以及两代人对于家业传承中创新概念的区别,并且简单介绍了关于创业导向的概念。学术界认为,家族企业的有效传承要求企业家族具有创业精神,并不断采取创业行动才能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使家族企业创业导向(EO)呈现出自发性和持续性的一致。所以这里,我们将继续探讨家族企业值得思考的这个概念——创业导向(Entrepreneurial Orientation),指企业在选择战略行动时,积极承担相关风险,乐于接受改变和创新以获得竞争优势,并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与行为的倾向。
 
创业导向的三大维度和具体概念我们在之前已经介绍过,我们今天将主要探讨家族企业一代与二代在创业导向上的异同。中国的家族企业在历史断档之后从一片荒原上重新发展壮大起来,大多数创一代和企业都是粗放成长。在民营企业创业历程中,创一代往往白手起家、历尽艰辛,从利润微薄的行业一点点打造积累成今天的庞大帝国。他们为了企业的一分一厘去打拼,没日没夜地加班,以及殚精竭虑地付出。国内企业大多没有很长时间的历史积累,而是在改革开放和市场细分滞后于发达国家,以及全球经济趋向一体化的大环境下,通过抓住机遇以及自己的努力,获得了高速的经济增长。所以一代早期对于创业创新的时代背景是相对粗放的,行业与市场机会也较多。而历经30多年的经济生长周期,再加上中国特定的改革开放的环境背景影响,在传承的当口遭遇着重大的经济形势变革,企业为了生存必须转型升级。二代在这一时刻介入家族企业的交接班,同时,两代人由于成长背景不同,注定了其间的代沟必然存在,且不同的环境差别和市场差异都会影响每代人对于创业创新导向的选择。加之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面向国际化市场的挑战与机遇,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冲击影响,二代的创新选择也会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此外,二代创新创业有一个良好的先决条件,那就是一代打下的江山基础,所以他们有着家族的支持和天生的第一桶金优势。
 
一代与二代在创业导向(EO)的特征差异
 
创业导向(EO)是决定家族企业韧性与长期生存能力的一个重要要素,家族动态对创业活动的影响是很显著的。我们必须认识到的一点是,不同时期的创业导向(EO)会有不同的影响力,这一点在家族企业表现的尤为明显,企业一把手之职通过继任流程完成人事更迭之后,创始人与继任者自身的创业导向(EO)本身就会存在不同,由此导致在且发展的不同时期,领导者创业导向(EO)的影响力也有不同。
 
创业导向(EO)可能会随着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而改变,这是与企业生命周期密切相关的。家族企业创业导向(EO)的动态变化最显著的例子就是通过传承而引起的改变。相比第一代,第二代可能有不同的创业导向(EO),从而导致相应的创新战略转变。家族企业一代的创新或许存在非概率特征,二代的创新则往往更加系统化和目标导向。
 
事实上,家族企业的创业导向(EO)持续展示了公司层面的构念,但奠定创业导向(EO)的毫无疑问会是家族掌门人。在代际传承的不同阶段,创业导向(EO)由创始人与继任者决定,进而影响了家族企业在创新和发展方面不同的路径选择。
 
目前,中国的家族企业正处在第一次代际传承的过程中,两代人的参与导致公司治理产生异质性,于是我们研究了一代与二代创业导向(EO)三个维度(即,创新性、风险承担性和先动性)的差异。家族企业的家族特性决定了其首席执行官作为家族成员往往在管理上更为审慎,无论是一代或是二代,他们对家族企业的影响力要远大于其他类型的企业,所以其创业导向(EO)可能会影响企业的创新战略。因此,我们把创新性、风险承担性和先动性视作家族领导者的个人特征,并尤为关注一代和二代作为企业管理者及其对家族企业创新战略的影响。
 
创新意识是创业导向中关系到家族企业长期绩效的关键维度。一代建立的家族企业多集中于制造业等传统产业,而二代中许多人都曾出洋留学,攻读更加注重创新的金融、商业管理、时装设计、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等专业。相对而言,二代的专业和正规程度更高,创新的系统性也更强。另外,二代比一代更加外向化。总体而言,年轻一代更有创意,做事往往另辟蹊径,更具创新意识。
 
家族企业的二代往往比一代有着更强的冒险意识。家族企业创始人奉行守成思想,努力把企业掌控在家族手中,显得更为保守。站在二代的角度来看,他们若想超越父辈,提升公司业绩,促进其发展,就须另谋拓展之途。二代只有完成自身的重建、修整与重塑,才有望在财务业绩与增速方面赶上父辈的水平,由此导致他们的风险偏好抬升。

我们通过宁波方太集团的代际传承发展来阐述家族企业创业导向(EO)对于企业创新和发展的影响。

 
方太集团的传承与创新

宁波方太集团创建于1985 年,专注于高端嵌入式厨房电器的研发和制造。一家权威机构开展的品牌调研结果显示,方太的品牌价值达142.7亿元。
 
方太集团:茅氏家族父子创业式接班

浙江宁波,生于1941年的企业家茅理翔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皆是当地知名的企业家。1985年,茅理翔开始人生的第一次创业,1992年,他的女儿茅雪飞也开始创业,为其更名为飞翔集团的企业提供配套服务。1996年,他和27岁的儿子茅忠群开始人生中的第二次创业,创立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以生产抽油烟机等厨房产品为主。经过六年对儿子的培养,茅理翔开始让茅忠群全面接班,茅忠群继续将方太打造成中国高端厨电领导品牌,并且在方太建立了独特的儒道管理哲学和企业文化。2006年,茅理翔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创业,创立了家业长青接班人学院,向更多的中国家族企业分享家族企业接班的成功经验和传承主张。2010年,他将所持有的方太的35%股份转给茅忠群,使其成为方太的主要持股人,彻底完成交班过程。

 
父子二人创业式接班的过程,既是茅理翔对于家族企业交接班过程的创新与梳理,也是茅忠群作为新时期的二代,对于企业产品和品牌文化的创新新征程。
 
我们以拥有20至30年历史的这家中国家族企业为对象,来分析家族创始人、继承人以及家族与企业之间系统性互动的创业导向(EO)信息。

表1. 企业概况
公司名称
方太
创办年份
1985
继任年份
1996-2004
行业
高端厨房电器
2015年销售额
66亿元(人民币)
家族持股
100%
创始人姓名
茅理翔
创始人年龄
75
创始人文化程度
高中
创始人早前工作经验
中学教师、会计、销售员
创始人子女
一个女儿
一个儿子
继任者姓名
茅忠群(儿子)
继任者年龄
47
继任者文化程度
硕士
继任者专业
电子电力技术
继任者海外经验

表2.  企业司的创新成果
 
方太
创新投入
研发投入至少占营业额的5%
研发团队由200多人组成
继任前的创新
  • 产品创新
继任后的创新变化
  • 市场创新:2008年,制定“多品牌战略”,推出高端集成厨房业务品牌“柏厨”
  • 技术创新:获得700多项国家专利
  • 管理创新:方太身股制;建立孔子堂
 

两代人的创业导向(EO)对比
 
通过以上的对比分析,我们来总结一下两代人在创业导向(EO)及具体创新举措上的差异比较。
 
方太集团的茅理翔早期在遭遇电视机配件生意低迷冲击的情况下,主动向外寻找新的产品和市场机会,由此打开了电子点火枪业务,并一举做到“点火枪大王”的地位。在遭遇价格战之后,他又主动开发声像学习机的新产品,尽管这个项目没有获得成功,但是他接受了失败的教训,并果断决定找儿子回来一起继续进行新的创业项目。而在儿子接班后,他继续人生第三次创业,开办了家业长青接班人学院。从这些历程中我们可以看出,茅老的创新性较高。而年过不惑开始创业,不断尝试新的产品显示出他的风险承担性也较高。同时,在每次产品的选择上,他基本都走在了同行之前,先动性也较高。
 
儿子茅忠群在方太的成立和行业选择上非常坚定,茅理翔在这个阶段,相较之下,创新性不如儿子。因为他一开始希望接受政府意见,从事当时较为看好的微波炉项目,是茅忠群的一再坚持,才使得方太上马油烟机项目。而当时油烟机市场基本被老板、博士、西门子等外资品牌占据,我们也可以看出,茅忠群的风险承担性也很高。在先动性方面,茅忠群一开始就希望摆脱价格战的困扰,将方太定位于中、高端市场,很快的又调整为仅做高端产品的品牌定位,并做真正了解中国人厨房习惯的厨房解决方案商,在市场上和产品上各个方面都遥遥领先于竞争对手。
 
但是,两代相较而言,茅理翔对于产品的选择大多停留于初期阶段,后期的创新性明显不如儿子茅忠群高;在风险承担方面,父子两代人都非常有企业家的冒险精神,勇于拓展新的领域并承担其所可能带来的后果;先动性方面,茅理翔偏向于产品先动,而茅忠群则是技术先动,相较之下更为深耕、有效。

 
创业导向(EO)与家族企业传承中的创新
 
历史研究表明,创业导向(EO)能很好地预测创新活动的成效。一代与二代的不同特点决定了两代人分别当家时期的家族企业的创业导向(EO)存在差异。我们希望可以进一步了解一代与二代的创业导向(EO)存在差异的情况下究竟存在多大程度的差异、以及这种差异如何促进和妨碍家族企业的创新。
 
随着管理权从上一代传至下一代,公司管理层及架构相应作出调整。代际传承是家族企业生命周期的一个关键指标,推动公司治理结构作出动态调整。通过代代相传,每一代人都可为管理团队带来不同的经验与视角,形成家族企业的知识多样性。目前来看,二代执掌的家族企业更可能采用专业管理体系。决策流程是其中一个最重大的不同之处,一代掌管的家族企业的集权倾向更甚于二代。换言之,公司交由二代打理之后,继任者的价值观、经营理念和工作经验开始影响公司的定位与战略,其创业导向(EO)进而也对创新活动产生影响。
 
在家族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也即企业传承的不同阶段中,创业导向(EO)可能发生变化。基于一代与二代各自的社会背景和不同特征,这都导致他们对创业导向(EO)三个不同维度持有不同态度,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第一代和第二代都有着强烈的冒险与创新意识,但受不同时代与环境的影响,他们或将创业导向(EO)运用于不同的战略之中。与一代相比,二代或许有着不同的创业导向(EO),导致创新战略生变。一代家族企业的创新具有非概率特征,二代创新则往往更加系统,目标明确。一代与二代的创业导向(EO)维度可能存在差异,因此,我们将代际视角与创业导向两相结合,即可弄清促使企业参与不同形式创新的动态能力。
 
以这家企业为代表,我们可以看出两代人在创业导向(EO)的三个维度方面都显示出很强的特性,这也是出于家族企业生存要求所导致的,但是因为时代背景的因素,他们的创业导向(EO)有着明显的不同。进而,他们在企业发展的不同时期,对于家族企业的创新举措和发展选择也有着非常显著且不同的影响。如表3所示,一代的创业导向(EO)更加倾向于机会驱动,并且依靠自身的经验。一代的创业初期因为改革开放的机遇,很多从乡镇企业转制起家,所以一代更多需要的是抓住市场机会,发现市场上的产品契机进行创业,以及后期的小规模创新改进。而相较之下,二代面对国际化开放的市场,并且因为互联网时代的冲击机遇,所以更多的需要利用先进的技术对于企业进行改革创新,更关注市场需求变化及新的行业机会。此外,一代的创新举措相对单一,大多围绕产品展开,而二代的创新和改革则更为系统化,更关注市场、品牌和技术管理的提升。而且由于家族氛围的熏陶,他们往往会和一代一起开始关注家族治理的方面。
 
表3. 两代人创业导向(EO)及创新区别
第一代
第二代
机会驱动
经验优势导向
客户或市场驱动
知识优势导向
相对单一
关注产品及生产
较为系统化
关注市场、品牌、技术、管理等
 
鉴于创业导向(EO)对于家族企业创新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正向影响,家族接班人的创新性、先动性和风险承担性特质就决定了企业在传承进入下一阶段的发展情况与速度。当然,并不是说二代的创业导向(EO)各方面都要越强越好,企业的创新发展还是要结合所在行业、历史成因等因素,尤其是在一二代共事阶段,两代人的创业导向对于企业的直接影响如何磨合衔接也至关重要。
 
(李秀娟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教授,米其林领导力与人力资源管理教席教授,组织行为学及人力资源管理学系系主任,中欧领导行为实验中心主任,中欧家族传承研究中心联合主任;陆韵婷系中欧家族传承研究中心经理;吕斐斐系中欧中尊会家族传承研究博士后工作室研究员。)